达尔文和他的妻子埃玛

惟瑞居士 2013-12-27

  如果你知道达尔文,那么你就应该知道他的妻子;没有他的妻子,也许就没有达尔文。达尔文说:“他是世界上最好最善良的妻子,他的价值比相当于地体重的黄金还要宝贵。”

  她的名字叫埃玛。

  第一次在舅舅家里认识埃玛时,达尔文还是个刚满10岁的少年,比埃玛还小10个月。那时候,他们常在一起散步、谈天、诵诗、钓鱼、找昆虫。

  22岁那年,达尔文准备参加“贝格尔船”科学考察。临行前,他去舅舅家告别,本想向埃玛求婚,但他想这一别,不知何日才归,又咽话肚里。埃玛姑娘聪明而又痴情,她看透达尔文的心思。达尔文出海五年,她等了五年。

  1836年10月,达尔文风尘仆仆回到家园,此时,埃玛姑娘天天盼望达尔文一回家来就向她求婚。可是达尔文已经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之中。他打算处理从科学考察中带回来的数量浩大的资料,撰写几篇论文,以便参加伦敦的一个学会。他不想立即结婚。

  一年后,达尔文写完了第一本关于物种起源的笔记,这时,他面临着选择科学事业还是结婚成家的矛盾。他想婚后会有更多的亲友来往,这势必会浪费很多宝贵时间;如果有了孩子,晚上更不能专心读书……他在笔记本上列上一张结婚和独身生活利弊的对照表。但是每当他想到埃玛时,他总是控制不住感情的潮流:我要结婚!结婚!结婚!

  两个月后,达尔文来到舅舅家。埃玛伴随他一道到野外游玩。愉快地度过了十天。但是,这时的达尔文还是没有向她求婚,因为当时他没有职业,他不想用父亲的钱养活妻子。

  1838年他写了好几篇论文在伦敦地质学会上宣读,受到

  好评,由于地质学会主席赖尔的推荐,他担任了该会的秘书

  长,有了工资。这年秋,他痛快地向埃玛求婚,埃玛高兴得

  跳了起来,满面笑容地对达尔文说:“我一直认为你是我见到

  过的真正热情、坦率、表里如一和言行一致的人。”埃玛全家

  都非常高兴,一致同意他们的结合。次年一月,这对有情人

  在埃玛家乡的梅庄教堂举行了婚礼。这时达尔文已接近30岁,

  埃玛已接近31岁。

  结婚后,他们度过了短暂的蜜月,然后到伦敦高尔街12

  号住了下来。这是一所简朴的伦敦式房屋,室内的摆设仅是

  些难看的家具和破旧的地毯,后来埃玛的父亲送来一架钢

  琴,成了家里最豪华的设备。

  达尔文把全部精力倾注在科学研究上面。从1839年到

  1841年,他出版了《航海日记》等著作,完成了《珊瑚礁》一书

  的写作。年轻的达尔文名声越来越大,他终于成了社会上声

  誉最高的英国皇家学会的会员之一。

  访问达尔文的著名人士渐渐多起来了,这几乎使达尔文

  应接不暇,幸好,埃玛承担起了全部家务。她从没有怨言,

  有条不紊地接待客人。不久前还是腼腆闺秀的埃玛,现在变

  成了一位大方的家庭主妇。他一次次为丈夫的朋友们举行各

  种简朴而实惠的宴会。受到了来宾们的好评。

  这年年底,埃玛生下了第一个胖乎乎的男孩,取名威廉。

  降临的小生命,不但增加了家庭欢乐的气氛,而且成了达尔

  文研究人类表情问题的观察对象。从威廉出生的第一天起,

  达尔文就观察儿子的表情,详尽地作了记录。一天,他指着

  儿子的小脸蛋对妻子说:“通过对小威廉的观察,我完全可以

  推翻贝尔的理论,并将写一部有关人和动物表情的著作。”埃

  玛幸福地吻着儿子开玩笑地说:“小威廉呀,你爸爸把你当成

  观察对象,你的妈妈就是你这个小生命的饲养员了!”达尔文

  乐了,威廉也傻乎乎地笑了。

  他们婚后,生下六个儿子,四个女儿。其中三个孩子不

  幸夭折。达尔文非常喜欢自己的孩子。每逢星期日,达尔文

  和孩子们一起散步和游戏;每天晚上,孩子上床之前,他就

  将故事给他们听。这些故事是他在科学考察期间的见闻,生

  动感人。人们也许要问:在这样一个大家庭中,达尔文怎么

  能安静进行科学研究呢?这一点,埃玛处理得很好,她想尽

  一切办法使他不受到任何干扰。他规定:父亲的书斋任何人

  不准进去,只有特殊情况才能破例。她让孩子在育儿室玩。

  在花园里做游戏,还嘱咐他们:“当父亲在工作时,你们必须

  象老鼠一样,悄悄地不出声地走过去。”

  达尔文刚刚32岁,健康明显恶化,出现了周期性的胸

  痛、胸闷和眩晕,疲倦无力,上街时经常发生剧烈的头痛和

  虚脱。显然,他不适应于生活在喧哗繁杂的大城市里了。经过

  埃玛的奔波,终于在距伦敦十来英里路的唐恩小镇,找到一

  所房子,达尔文的后半生就在这儿度过。

  寂静的乡村生活给达尔文的生活带来了益处,埃玛的细

  心安排,使他工作、生洁得很有规律。每天早餐后、午餐前

  以及工作间歇,他风雨无阻,坚持散步。埃玛是个贤慧的妻

  子,全力照顾他,为了使达尔文身体康复,他真是费尽心思。

  每当达尔文患病时,总变得急躁、烦恼。她就体贴他,安慰

  他。为他弹钢琴、读小说,陪他散步,与他一起到海滨疗养。

  耐心地照顾他,有时,她还有意与他讨论科学问题,驱散他

  的痛苦。达尔文长期失眠,特别是在写作《物种起源》时,

  精神非常紧张,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,埃玛每天每夜为他焦

  虑,试验各种办法,但都没有奏效,有时她急得不知怎么办

  才好,自言自语地说:“上帝呀,让我分担他的痛苦吧。”

  1845年,达尔文病倒了,卧床两个星期。埃玛除了无微

  不至地关怀和照顾之外,还限制他读书,劝他安心地休息,

  使他较快地恢复了健康。

  为了保证达尔文的健康,她负责执行严格的作息时间,

  这就是早上7点起床,7点40早餐,午餐之后休息一会。晚

  上10点就寝。就是来了客人,她也毫不例外地执行,有一次

  达尔文的一个老朋友拜访他,达尔文预先写信告诉他,“无论

  我是怎样想和你长谈,但我不能和你或其他任何人谈很长时

  间。”开始老朋友不明其意。午餐后,他们讨论科学问题,兴

  趣正浓,埃玛笑着走进来,虽然她没有说什么,但达尔文赶

  忙对老朋友说:“你先看看报纸,或者你愿意的话,到花园散

  散步。”说完,他便休息去了。

  正是由于埃玛的细心关照,达尔文才能够长寿,活到73

  岁高龄,为人类科学事业作出贡献。
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你可能喜欢的:
贾平凹满口“秦腔”:我要为
50个精彩的培训故事
诺贝尔的坎坷婚恋
第一回 大耳少年醉心篮球,
终身勤奋 便成天才
企业目标管理中的七个经典故
18个经典小故事
西游记故事
小故事大管理:从墨子用人看
35个经典培训故事